读东野圭吾《恶意》 对校园欺凌Say NO!

2020-08-04 15:36:20来源:呼和浩特市玉泉区人民检察院  责任编辑:刘琪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鲁迅先生

  说过一句话

 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人。

  没读过《恶意》这部小说时不理解,读过之后,感触颇深。

  仍记得看完这本书的感觉,脊背一阵发凉。在这个世界上,不是只有仇人才想一心置你于死地,“朋友”也会。

  书中的主人公野野口修将自己的多年好友杀害,并在好友死后用尽一切办法贬低他的人格,让他身败名裂。而这一切,都源于他对好友的嫉妒。

  嫉妒转化为恨意,再转化为杀心,将野野口修带入了最寒冷的地狱;高中时期从被欺负到被迫变成帮凶的他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受害者,最后变成了施暴者。为了不受到欺负,他也开始欺负别人,听起来像弱肉强食一般的丛林法则,却发生在以安全和公平而著称的校园。学校将学生圈养起来,抵御住外部的威胁,但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,校园暴力让学校不再“安全”。霸凌给人带来的影响长达一生,野野口的内心在不断煎熬,要么爆发,要么堕入深渊,而他选择了后者。

  说起校园暴力,让我想起曾经看到过的一个视频,在磨街乡大涧小学,一位女童眼睛里被同班男生塞进了几十张纸片。这件事被曝出后,整个微博的目光都再次聚焦到了“校园欺凌”上。

  涉事的学校校长回应:“七八岁的小孩没有什么恶意,小孩子们在一块就是玩了。”这句话引起了公愤。

  那,是什么让人们这么无法接受呢?

  是这位校长的无知和对恶意的无视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开始关注校园欺凌事件,更多人的目光开始聚焦到了校园欺凌上。我们在《少年的你》中可以看到,言语羞辱、身体攻击,这一切都组成了校园欺凌的一部分,最终导致事件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。在最初,如果能及时辨认出“玩笑”和“校园欺凌”的边界,或许就可以让老师们、家长们、校领导们对这一系列微小的同学之间的“打闹”多一些关注。

  校园欺凌,其实就是处于较高地位的人怀着恶意长期地试图伤害特定的对象。

  但是,欺凌不只是身体攻击,它也包含了情感和心理攻击。简单来说,无论是肢体上的踢打、言语上的威吓、关系上的排挤,还是身体或性别上的嘲弄,都可以被视为欺凌。

  在《少年的你》中,李想说:“胡小蝶太懦弱。”

  家长在面对孩子回家“告状”时,总是轻描淡写的说:“他打你,你不会打回去吗?”“多大的事也值得你哭?”

  老师也是一脸的漠不关心:“学习为重,不要为这种小事影响学习。”

  当处在旁观者的角度,我们永远不会知道,受欺凌者内心的绝望和无助究竟有多深,也无法理解他们最后的选择。

  只要有过受欺凌的经历,哪怕频率和严重程度都不高,受欺凌者的抑郁、焦虑都会高于未遭受校园欺凌者,严重影响其之后的心理健康。

  遇到校园欺凌,如果你真的想做些什么,首先,请不要做一个旁观者。

  如果你是一个学生,就想一想,当被欺凌的人是你时,你希望别人如何帮助你,然后就照着你所希望的那样去帮助别人吧。如果觉得自己没有足够能力时,也可以向你信任的大人求助。而这些都有可能是绝望中的人活下去的希望。

  如果是旁观者的家长,可以告诉自己的孩子,无论什么原因,没有人该被欺凌,不去指责受害者是每一个关注者应做的。如果你的孩子被欺凌,请一定站在他这边并告诉他,这不是他的错,让孩子感受到他不是一个人,他是被保护的。家长的支持是孩子最大的力量源泉。

  面对欺凌,老师们需要关注被欺凌孩子的受伤的感受,并跟随孩子一起去面对问题,这个举动对孩子来说会是一个有力的支持,同时,欺凌给孩子带来的的痛苦可能是长期的,所以有必要为孩子提供专业的心理帮助。

  也许《恶意》中的野野口修遭受了校园暴力我们应该同情,但这并不是他对别人施以“恶意”的理由。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或多或少都存在着阴暗面,面对自己内心的恶意,最好的方法就是直视它,而不是任由它不断凝聚,放大,爆发。当脑海中有恶意一闪而过的时候,一定要去抓住它,开导它,化解它。

  我很庆幸,存在着加贺恭一郎一般的光明使者,还不在少数,他们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驱散那些内心的阴霾,为我们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世界。我从来不相信这是人性自带的缺点,只要努力,每个人都能成为光明。面对霸凌,反抗是唯一正确的路,不让阴影常伴己身,是人生的必修课。

  用东野圭吾的另一句话讲就是,你的任务,就是珍惜你自己的人生。而且还要比之前更加珍惜。(贾俊婷)